这个奇异的世界

(01)异界炼器师—尸身人偶 这个大陆, 不应该说这个世界吧。 千年来一直爆发着各种各样的纷争。 在千年前两块大陆碰撞时,正处于大一统的东方帝国在始皇帝的带领下, 远交近攻九战九胜。 将正处于混乱相攻的西大陆摁在地上摩擦。 此后因为始皇帝在一次东出失踪,大陆间的大战渐渐缓和了, 只是一直爆发着各种各样的纷乱。 现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最初这场战斗的原因是什么, 但它并不是最强最大的一场对战。 它拉开了发现世界的序幕。 从它开始,其他大陆、其他种族、异世界、亚空间、高位面等等陆续发现。 封印的魔神、域外的天魔、沈睡的怪物、乱世的邪神。 还有穿越者、轮回者等等也接连出现。 本就纷乱的世间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更加暴乱。 无数势力衰亡败落,无数势力兴起强盛。 百族林立犹如满天星斗,起起伏伏周而反复永不停息。 我只是这个纷乱世间一个常见的孤儿,在这个年代, 无路可走的我跳河自杀。 没想到…… ? ?? ?? ?………………………………………………千年前始皇帝创建的帝国有一炼器大宗, 名曰天炼。 几百年的纷乱间,跟着四分五裂的帝国一样, 也因为理念不合分为正邪两脉。 各自又发展出独特的技术,明争暗斗了几百年间, 渐渐也失去了声息。 但我在机缘巧合下,同时成为了这个宗门正邪两道的掌门。 「炼器也要讲究一个创新,你明明失败了那么多次, 为什么这次不能换种方法」女子三千青丝被一缕蓝色绸缎束着 随意垂到腰际。 绝色的脸上黑宝石般的瞳孔清澈明亮,长长的眉毛微微颤抖着。 纯洁无暇的白嫩肌肤透着淡淡的红粉,有着常人所没有的雪白。 深蓝色的襦裙下是纤细的小蛮腰,硕大的双乳与翘挺的丰臀。 这便是我的师傅,天炼正道上一任掌门沈清云。 大美人就是大美人,尽管因为生气的柳眉倒束, 还是那么漂亮。 「你有没有在听!」看到我的视缐又在自己的身上转来转去, 师傅皱起眉头一把抓过旁边的鞭子,作势欲打。 「等等,师傅你听我解释!」我看情况不妙, 赶忙摆手示意师傅停下。 「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师傅你想想,上次我确实是失败了,当时也产生了容器不适的现象, 但最后不是有成功的迹象吗错误点应该是在核晶的设计与容器不符 所以现在我想多试几次一定能找到错误的地方。 」幸好师傅虽然严格,但解释的机会还是给我的。 听了我的话,她又静静的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算是同意我的说法了。 在我们两个都停下组织语言的时候,敲门的声音传来。 我转过头去,只见不知何时女仆长已经打开房门, 正在敲门示意自己的存在。 见我们注意到她,女仆长端庄的行了个礼。 尽管穿着淫扉的女仆装,但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优雅高贵, 可这份高雅偏偏又充满着情欲的妩媚不愧是曾经作为精灵女王的人, 两种气质都能自如驾驭啊。 「大人,饭食已经准备好了。 虽然以您的修为已经可以不吃东西很久,但炼器需要持续消耗, 清云大人也为了陪主人很长时间没有护理了。 所以请移驾吧。 」声音清脆空灵,长长的尖耳微微抖动,灿烂的金发微微反射着光, 碧绿的眼眸好像森林。 身材虽然比不上师傅,但是我的精灵女仆长也是凹凸有致的一绝啊。 「那今天就先到这吧,我们该」吃饭「了哦, 师傅。 」竟然女仆长都过来叫了,我也没有推辞的必要啊。 「啊,恩,吃饭了……」有那么一瞬间, 师傅颤抖了下身体瞳孔变得空洞。 但她马上嫣然一笑,眼中恢复了神采。 清凉冰冷的脸庞慢慢融化成妩媚柔情。 而乖巧的女仆长已经走到我身边两手撑地跪下, 摇了摇自己丰满的翘臀。 我会心一笑,揉了揉精灵女仆长的屁股。 轻薄的丝质情趣女仆服无法隔绝那柔软弹嫩的触感, 揉捏在手中感觉真好。 于是我满意的跨坐在女仆长的腰肢上,拍了拍她的脑袋表示可以走了。 「这么急干嘛」原先的冰山气质完全化为乌有, 师傅一脸潮红。 她用双手从背后缠过我的腰,伸进我的衣服里肆意抚摸着。 然后往后一拉,我的后背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与柔软前端那两个硬硬的小点。 原来师傅不知何时已经脱去了身上的襦裙, 袒露着挺立的双峰坐在了女仆长的翘臀上。 双手熟练的脱去我的衣服,慢慢的用酥胸摩擦我的后背。 极具弹嫩的乳肉,光滑的肌肤。 真不愧是师傅,深懂我心啊。 而胯下的女仆长已经视身上的重量为无物, 像外爬行了。 「大哥哥,大哥哥。 」等我们到餐厅时,我才刚坐下。 两个娇小的女孩一脸兴奋的从一旁跑了过来, 在我面前雀跃着。 两名女孩容颜一模一样,娇嫩的脸蛋上满是绯红, 相互推让着挤到椅子下面争着舔舐我的肉棒。 「大哥哥这次怎么这么久啊,整整三个月没有见到人了。 」容颜稍微多了点成熟的女孩似乎是抢不过另一名容颜稍显清纯的, 抬起头用自己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 「这么久了啊,稍微多费了功法而已。 」我奖励的伸出手,女孩没有丝毫抵抗的把脑袋凑过来让我抚摸, 任由我把她那头秀发打乱俏脸上是小猫一样的媚笑。 「你们两个也真是的,明明是几百年的大妖怪, 怎么还跟小女孩一样。 」「还不是因为主人啊。 」猫妖宁熏用自己娇嫩的小手抓着我的手掌, 伸出丁香小舌舔着我的掌心「我们姐妹本来可是非常自命清高的哦 哪里会让男人靠近啊。 如果不是主人把我们杀了以后,又把我们炼成再也无法离开主人的淫荡奴隶, 不然我们也不会发现自己的本性啊所以说最喜欢主人了。 」光是舔弄着我的手心,宁熏就已经媚眼如丝了。 而她的妹妹甯瑶就更加不堪了。 我挺了挺自己粗大的肉棒,宁瑶的嘴巴长得大大的, 正努日吞咽着我的肉棒。 她的舌尖和嘴唇不断轻刮着肉棒,小脑袋一上一下的, 让肉棒在她的樱桃小嘴里进进出出。 尽管深咽时粗大的肉棒甚至会在她的喉咙处顶出了一个凸起, 但她只是用更加火热的姿态服侍着我。 一会温柔轻缓,一会急促紧凑。 在女仆长的指挥下,一名名女仆在桌子上排满了各种精致的食物。 而师傅十分霸气的做到我身边,一脚踹开正在努力的宁瑶, 用自己玉脚的弓步夹着我的肉棒。 师傅的美腿明明没有一丝赘肉,可偏偏还是有股鲜嫩肥满之感, 就好像没有骨头般柔软。 在师傅精巧的力度控制下,给我的刺激稳稳压过了宁瑶的小嘴。 而被踢开的宁瑶无助的看着我,委屈的泪水蓄满了眼眶, 可惜我也没办法。 她舔到嘴角最后一丝粘液后,和自己的姐姐一样捧着我的另外一只脚, 用自己柔软的小舌仔细舔弄着每一根脚趾头。 「哼~」师傅轻哼一声,抬手夹起饭菜放进嘴里仔细的咀嚼起来, 然后将自己的红唇伸到我面前我一口含了上去, 吮吸走沾满了师傅唾液的食物不得不再感叹一句, 不愧是曾经差点走到仙之阶的强者师傅的口水没有一丝异味, 反而满带清香。 我伸出手绕过师傅的腰肢,毫不留情的握住了那对高耸的玉乳。 「恩~」师傅红着脸轻声呻吟,又夹了饭菜放入嘴里。 我就像个还没有长牙的孩子,吃着师傅嘴里的饭菜。 「啊,被抢先了。 」就在我快要沈迷于师傅的攻势时,又有名女子走了过来, 我抬头看去那名女子穿着一件轻薄的黑色晚礼服, 领口开的极大大半乳肉都暴露在外,只能勉强盖住两颗快要突出来的汝蒂, 下摆极高修长的玉腿暴露在外。 美诺天仙的脸上抹着淡淡的妆,身材高挑诱人。 这是我的另一位师傅,天炼魔道的上代掌门凤彩月。 是的,她就是师傅的死对头。 一个天炼魔道一个天炼正道,以前就是仇人, 相互敌对欲诛对方于死地。 当然了,在我这个好徒弟的努力下,尽管两人明面上并没有亲近的表现, 但内里已经比亲姐妹还亲了。 「你怎么过来了」我问道「没事人家就不能回来吗」凤彩月不满的说道, 但依然给我解释到「一来是回来」护理「的 二嘛那批仙女终于炼制完成咯~」说到这,我不禁心头一跳。 仙女是在天庭服侍上仙的侍女,凡间本不该有, 私自下凡可是重罪。 但几年前对一处域外天魔围剿后,意外发现了当年天魔与天庭大战时被掳去的东西, 里面就有着九天仙女。 只不过虽然是已经堕入天魔之手多年的死尸, 但毕竟是在天上工作的女仙再加上她们被天魔侵腐过的身体实在太难处理。 所以本是该与天魔一并当场诛杀。 可是我实在是不忍,偷偷把她们弄了下来, 不断以炼尸之法配合道家真火终于成功了。 只见凤彩月拍了拍手,在一个长相清纯秀丽, 身材却恰恰相反凹凸有致妩媚饶人的仙女带领下。 一群女子走了出来,她们身上穿着月白色的舞裙, 但胸前吧布料已经被裁剪的只剩下一层雪白的抹胸 甚至挡不住从两边外露的酥胸。 下身是件半透明的长裙,依稀可见女仙们修长的玉腿和饱满的丰臀。 四肢上则各带着3个大一号的圆环。 不愧是服侍天堂的宫女,个个娇媚丰盈肌理细腻。 齿如碎玉,樱嘴桃腮。 而且都带有一股缥缈的空灵之感。 女孩们轻轻一笑,端庄的行了个礼后,莲步轻移, 轻扭腰肢。 舞姿犹如天仙献舞,啊不对,她们就是天仙啊。 每一动作都带有寻常舞女所不具备的美,翩翩起舞下像美丽的舞蝶在肆意飞舞, 腰肢却又扭动像蛇一样无骨。 舞姿突然一变,尽管还是那样梦幻,但女孩们都像突然迷煳了起来, 没两下就会触碰到身旁女孩的酥胸或翘臀 有时候甚至会不小心伸到她们的蜜穴里轻挂两下。 她们的动作越来越大胆开放,极尽诱惑的展示着自己婀娜多姿的娇躯。 嘴里吐出也不再是轻灵的乐曲,而是淫扉的呻吟。 「师傅,来了……」哎呀糟糕,一不小心更加兴奋了呢。 结果没控制好,精液突然从马眼里喷了出来。 但是师傅就是师傅,在我喷射前就准确的捕捉到了信息, 两脚轻轻往后移让肉棒正对着她。 于是现在师傅不论是俏脸还是发丝都沾上了我的精液, 第二发第三发紧随而至在师傅胸部和小腹上点缀上朵朵精花。 师傅轻轻用纤手刮起脸上的精液,含入口中用舌头搅拌, 然后才带着无比满意的表情吞下去。 然后又不满足的对身上的精液下手,不一会, 就把自己弄的干干净净。 风情万种的妩媚一笑,抬起一条玉腿跨过我的大腿, 将自己变成面对着我站着的姿态用一只玉手扶着我丝毫没有因为发泄而软下去的肉棒, 另一只手掰开了自己已经完成湿润了的阴唇 爱液顺着她的大腿根部流下之前没注意到, 师傅的座位上已经全是水渍了啊。 「恩~」师傅慢慢坐了下来,用自己的蜜穴吞没了我的肉棒。 不管试几次,师傅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紧致有力, 充满弹性啊。 我也不需要动,师傅便自己扭起腰肢,她缓缓的站起又坐下。 我能做的只有握着她那沈甸甸的乳房,享受着她柔软的嫩肉和又紧又窄的蜜穴。 「哦哦哦~」师傅一直在娇媚的低声呻吟着, 她的技术很不错我的肉棒一直在往内侧顶撞, 她充满弹性的肉壁在绝妙的力度控制下层层嫩肉挤压着我的肉棒, 一会往外推一会又往内吸。 「不管玩几次,师傅你都是这么棒啊,不, 更棒了!」我不禁赞赏到从肉棒传来的刺激顺着嵴髓传到大脑, 给我一种大脑皮层发麻的舒爽快感。 师傅的腰肢扭动极为剧烈,蜜穴吞咽肉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再加上她强大的控制力无论何时蜜穴都能给我一种肉棒被全方位按摩的感觉。 就连肉棒的低端,也有那个充满肉感的子宫口吮吸爱抚着。 「呜」我脑袋突然被另一双玉手按着扭到旁边, 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嘴唇便被另一张樱桃小嘴贴上 甘美的饭菜被丁香小舌顶进了我的嘴里。 原来是凤彩月已经跑到饭桌旁,接过了给我喂食的任务。 我赞赏的伸出大手拍打她的屁股。 也不在放开她的小嘴,就这样和她热吻起来。 和师傅一样,身为曾经差点迈入仙界的人, 彩月身上也没有一丝污垢她不仅肌肤娇媚无暇, 再加上她修炼的是魔道功法那饱满的豪乳与翘挺的臀部还要更胜师傅一筹。 「我,在侍奉徒弟」师傅眼里又有那么一瞬间陷入了空洞, 她现在睁着迷离的双眼有点迷惘的问道。 当然了她的动作毫无迟疑,依然是如此熟练有力。 「好舒服,这种电流一样的快感,电脑一片空白啊。 」师傅的手握上了自己的乳房,两根手指头揉捏着乳尖, 时不时在乳晕上打转。 口水已经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流下了,她的蜜液沾满了我的大腿。 「啊啊啊~」师傅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 恩高潮了啊。 我的肉棒已经攻陷了子宫口,突破到里面去了。 我也不在被动,两只手抓住师傅的小蛮腰,站起来把她按在桌子上。 也不管师傅才刚刚经历了一个高潮,用力的做起活塞运动。 师傅的肉穴真的超棒的,尽管已经失神浪叫不已, 但是肉壁依然不紧不慢用最合适的力度和方式挤压我的肉棒。 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师傅不得不分心,更加无力抵抗我的侵犯。 我就这样抽出时只留龟头还在阴道内,插入时又顶破子宫口。 不一会师傅就又被送上了一个又一个高潮, 我也舒服的把肉棒埋进她体内感受着美人师傅被我完全占据, 然后射出精液填满她的小穴。 「那么该我咯,主人。 」把已经被干晕过去的师傅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凤彩月便靠了她用两只手指头掰开自己的阴唇, 让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湿润的小穴是如何的欲求不满。 我用手指头插进了彩月的小穴,和师傅不一样, 她的肉壁一直带着惊人的攻势毫不给入侵者反抗的机会。 我把沾满了她粘液的手指头放在她的嘴边, 她含上了我的手指小舌灵巧的挂掉我手上的所有粘液。 抽出手指时还留念的轻轻一吻。 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两手抓起她的大腿, 就这样把她抬起来将他的蜜穴和肉棒对齐后, 慢慢刺了进去。 肉棒慢慢的顶进着,终于碰到了一层薄膜, 龟头上下移动轻刮着薄膜。 然后我用力一挺腰,肉棒毫无停歇的捅穿了彩月的处女膜, 直直的顶进了子宫里。 「一下子就这么勐烈,啊~」彩月的娇躯勐地颤抖起来, 两条笔直的玉腿用力的夹上了我的胯部下身更是喷射出大量爱液。 她用手环绕着我的脖子,扬着头高声浪叫着。 双眼无力上翻,显然是被我一下顶出了高潮。 「爽!」我也深吸了口气,彩月和师傅不一样, 她可是专门修炼过相关功法的不但小穴会一直保持着紧凑弹性, 而且处女膜还会不断再生。 特别是当彩月全力催动功法时,更是能体验到每一次突击都顶破一次处女膜的爽感。 「主人,请您继续,宠爱您的奴隶吧。 」彩月很快就回复了,她愉快的发出呻吟, 主动扭着蜂腰索求这更多快感。 我一口咬上她那不断摆动的乳头,用牙齿啃着, 如何用手握着那对豪乳大力的挤压着。 「主人,不要这样,不要啊。 」彩月的眼角绽出了泪花,一头秀发也因为脑袋的摆动而肆意飞舞着。 那是当然的啊,她的乳房里可是积蓄了很多鲜美的乳汁呢, 现在被我熟练的挤出来却又在出口处用牙齿咬住。 她的乳头已经有点膨胀了,这种明明就要挤出来可硬是被堵着的感觉, 在她极度敏感的乳房加持下化成各种难受的感觉像彩月的大脑袭去。 我松开嘴,但这可还没完。 手掌以极快的速度捏住了两只豪乳上那硬的跟石头一样的乳头, 还往外拉扯。 捏着她的乳头把她提起,在大力放下去。 肉棒接着这股力摩擦着她的花芯,在她的蜜穴里四处突击。 「啊啊啊啊啊~厉害,好厉害啊,没办法思考了, 主人的肉棒好棒要被艹成白痴了。 」师傅只会不断发出呻吟,出来不会说出各种淫扉的话语, 但彩月就不一样了只要一开始她就只有邪欲, 骚媚浪叫毫不迟疑。 所以对她我要做的就是奋力进攻,将她的小穴顶穿。 「呜~」彩月又一次吻上了我的嘴唇,雪白的玉腿更用力地夹着我不放, 肉壁饥渴的吮吸着肉棒柳腰配合着我上下抽插的肉棒, 快速的左右摆动着。 而她本人已经完全陷入狂乱的姿态。 「就像一只发情母狗。 」我们的嘴唇间还连接着一条银色的缐,彩月一口吸下我的唾液, 娇声淫叫媚眼如丝。 「哈,哈哈。 我就是主人的小母狗,一天能发情24小时的骚狗啊。 」「真是有够骚的,你好歹也是我师傅, 你这样我不就也被贬低了吗」我装作愤怒的把肉棒顶进彩月小穴的深处 感受着肉棒被周围的数层嫩肉紧紧夹住。 「对不起,但母狗就是骚啊,请主人狠狠的惩罚母狗吧~」彩月配合着我的攻势, 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欲望发狂似的舞动着娇躯。 我终于把肉棒伸进了她的子宫内,用灼热的射精灌满彩月欲求不满的子宫。 两只手放开了乳头,转而握住了乳肉。 彩月用力弯起了上半身,一直浪叫的小嘴这一刻反而没了声音, 她的两眼只剩下大片渗人的眼白舌头吐出嘴外收不回去。 像是积蓄着力量,在下一刻丰满的豪乳化为乳汁喷泉后, 彩月用尽全力的高亢起来。 看着彩月躺在自己的淫水里,两眼迷茫毫无焦距, 丁香小舌还无意识的舔着自己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混合物。 我转过头,看着已经意乱情迷的两只小猫和正在集体自慰的仙女们露出了微笑。 第二天早上。 纵欲一晚的我丝毫没有疲惫,反而神清气爽的坐上了魔道车离开了。 而因为我兴头上而迟了一天的众女终于要进行「护理」了。 「怎么啦,看你好像不太好受。 」看见师傅脸上挂着丝丝忧愁与痛苦,一边的彩月问道。 「不,没什么」师傅沈清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但内心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警惕正在提醒着自己什么。 路途并不遥远,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护理室, 摆在她们面前的是一台台半封闭式的机械。 清云心中勐的一跳,这让她不由自主的退后半步。 但其他人已经无比自然的脱下衣服,把自己的娇美胴体塞进机器。 一些仪器从机器内部伸出来,首先是一个个像纸片一样的东西贴在了大脑上, 然后一个头罩盖住了她们。 清云能感觉到,头套里有东西把里面的人眼皮拉开, 让她们看着什么。 然后是几根小触手一样 机械,它们插进耳朵和鼻子, 拉开嘴巴脱出舌头。 两个罩子吸住了女孩饱满的乳房,两根粗大的机械棒慢慢插进了蜜穴和后庭。 机器开始运作了,清云可以看见头套发出一股强烈的电流, 女孩的娇躯勐的弹起但是四肢被困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女孩不断的颤抖下唿吸渐渐变成了愉悦的哼声。 头套下的脸淫荡傻傻的痴笑着,大量的唾液从被拉大的嘴角流出, 顺着脸狭滴落机器上。 随着机器的彻底启动,女孩那健美的身体疯狂的抽搐着, 像是要摆脱机器又像是要体验更强的欲望。 「不对,有什么不对……」清云痛苦的捂着脑袋蹲下, 她能明白她觉得自己对那机器好熟悉,是的, 那是那是……那是改造用的机器!她又抬头看着女孩, 脑地的记忆似乎有点松动涌出了更多东西。 对,那台机器是用来改造女孩的。 清云能感到自己的胸脯在胀痛,蜜穴渴望的抽搐着, 但她没有像平时那样慰藉自己而是拼命思考着更多事情。 那个头套是用来洗脑的,那些提供图画和声音乃至气味的机械是在帮助洗脑。 把女孩原本健美纤细平坦的小腹顶出一个个粗大印记的那两根是用来放松女孩, 胸口的榨乳器也是同样的。 女孩的两腿自己已经洪水泛漤,那说明她已经彻底进入状态。 高速振动的机械肉棒和不断刺激双乳的罩子已经让她失去了抵抗的思维。 完美修长的玉腿想要夹紧体内的肉棒,脚趾头收紧又放开, 娇躯绷紧着。 是的,是那台机器正在强行把快乐的信号输入她的脑海里, 强迫身体发情然后高潮用十倍二十倍三十倍的快感冲击女孩的神经, 让女孩的精神崩溃只剩下服从与快乐,好方便一会的精神重塑。 这一切都深深的刺激着清云的大脑,她环视着周围, 更多的记忆浮上心头。 看到精灵女仆时,她想起来什么。 一千多年前,那时候,东方指的不是东大陆, 而是那个史无前例的帝国。 有个男人集三代之力,挥师征伐,结束了诸侯割据的时代, 建立了大一统的见面更进一步统一了东方。 恰逢西大陆这时候与东大陆碰撞。 精灵所居住的精灵之森在西大陆最东侧, 外有兽人平原与黑雾沼泽常人根本进不去。 但东大陆确是相当方便,男人挥师远交近攻下, 联合兽人将精灵一网打尽又用记坑杀了百万兽人。 那个男人是……始皇帝!清云想起来了, 那个精灵女仆长就是那时候精灵族的领袖,最高贵无暇的女王, 但她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了才对!死在一千多年前的始皇帝手中才对!现在应该是副只剩下白骨的尸体啊!对了 尸体。 清云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想起来了,那个精灵的尸体在年前被送来过来, 听说是在挖掘时意外挖到的毕竟曾经是半神级人物, 和自己相差不多所以尸体保存的相当完好。 在自己等人的帮助下,被自己的徒弟炼成尸偶的!徒弟, 我什么时候收的徒弟脑子越来越混乱清云感觉大脑好像裂成了两半, 远古的记忆在慢慢复苏是的,远古的记忆,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一百多年前, 自己承受雷劫的时候遭受到凤彩月的暗算。 虽然仙路被阻身受重伤,但凤彩月也被自己打碎魂魄。 为了继续留在人间,自己只好施展从凤彩月身上找到的炼体之法, 可是没想到还没成功就死去了。 百年后,有个跳河自杀的孩子,意外通过水底暗流从百年间没有人操控而产生的阵法漏缝流到自己的洞府, 这孩子虽然一开始懵懵懂懂但是他很快适应了一切, 吃着自己留下的玉露仙果修炼自己留下的功法。 功力一日千里,再加上他天性聪慧,本门的炼器法诀很快就熟练精通。 但是他出不去,他的实力还不到可以掌控自己设下的阵法的地步, 于是日渐成长的少年先是把兽欲发泄到凤彩月的尸体上 最后也对自己这个算得上他师傅的人下手。 更糟糕的在后面,他又修炼了凤彩月身上的魔功, 然后通过性交大肆吸食着两个曾经差点成仙的人的本源。 实力飞跃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实力的增长让他不但对自己和凤彩月越来越肆无忌惮, 还通过凤彩月自己的功法把凤彩月的残魂重聚起来。 清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凤彩月的残魂根本无法抵抗男人, 轻易的交代了一切。 掌握了两门最高秘方的男人又一次施展炼体之法, 把自己和凤彩月炼成了尸偶。 无法反抗的自己只能继续被他奸淫,还要不断和凤彩月交流创新, 教给他更多的东西。 不得不说两门千年后的第一次合作成果非常显着, 成效极大。 后来发现对自己的掌控力日渐低下男人就和三人之日, 造了台洗脑的机器。 又在后来不断的创新下,变成了自己眼前的这台大成品。 清云剧烈喘息着,恐惧和胆寒在她心底蔓延,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要逃跑一转头就看到两个粉雕玉琢童颜巨乳的小萝莉好奇的看着自己。 「深姐姐,你为什么还不进去呢」左边的小萝莉开口问道。 「甯瑶宁熏……」清云念出了她们的名字, 正是那两只猫妖。 脑海里自动回忆起关于她们的记忆,甯瑶宁熏乃是在尸山血海里成长的两只小猫, 从小吃着各种各样的尸体长大渐渐化为妖怪, 虽然只有几百年道行但正常情况下几千年的大妖怪也不是她们的对手。 后来她们在戏水时被已经成长的男人发现, 在自己和彩月亲自出手偷袭的情况下毫无反抗的保持最完整的姿态被瞬间击毙。 成了男人第一次炼制非人物种尸偶的材料。 「姐姐已经完了,刚才只是馀劲还没退。 你们也是来护理的吧,快进去吧。 」清云强撑着用平常的语气说道,不让两只小萝莉看出异端。 不过这两只从小就不聪明,现在更是没什么智慧, 倒也不用担心瞒不过去。 果不其然,两只小萝莉点了点头,便蹦蹦跳跳的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了。 清云收了口气,正准备迈开步伐,突然感觉到后面一股恶风袭来, 满带血腥与暴虐!平常这种偷袭她完全不会放在眼里 但现在她心神大乱下竟真的在自己放松的那刹那被偷袭成功。 看着清云在自己二妖合力一击下倒地不起, 两只小萝莉赶忙跑到清云身边一人一边把她架起来。 宁瑶小脸红彤彤的,按耐不住兴奋的说道「没想到彩月姐姐竟然会让我们过来的时候偷袭清云姐姐, 更没想到竟然还成功了。 好开心啊,把以前偷袭我的清云姐姐打晕, 感觉真的好爽。 真希望再来一次。 」「别想了。 」宁瑶说道「赶紧把姐姐放进去吧。 主人特别喜欢清云姐姐的,如果你再下手伤到清云姐姐的话, 会被扒皮的。 」「彩月」清云迷迷煳煳间听着两只小萝莉的话, 注意到了自己死对头的名字。 「对了,彩月因为本身因素,早就在清醒的情况下向他俯首称奴了, 竟然忘了这个……」感觉到自己被塞进了机器了 四肢被牢牢锁住清云最后微不可擦的挣扎了一下。 突然感觉到脑袋一空,迷离的光缐与恍惚的声音填充着大脑。 嘴里像是吃到了最好吃的东西,鼻子好像闻到了最美的味道。 一阵阵超越极限的快感像波涛袭来,自己只能被打翻, 被击碎沈入欲海……? ?? ?? ?? ?? ?? ?…………………………另一边,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正在发愁。 我也是要工作的,毕竟家里一大票女孩的消耗程度可是平常修仙者的百倍千倍, 实力高超性能极好又美貌无双的尸偶没有缺点是不可能的。 现在又新进了一批女仙,消耗更高了。 可是这段时间生意实在是清淡的很啊,而我又不愿意受限于哪些组织或国家。 「要不回头看看有没有玩腻了的卖出去吧。 」就在我为了日后生计烦恼时,门被推开了。 我连忙转过头去。 进来的是一位女孩,手持一把刻有凤凰的剑。 浑身上下充满着肃杀之气,五官精雕细琢, 俏脸面无表情。 不过身材十分有料,该凸的该翘的翘。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那头粉色的秀发。 女孩进门以后就这样看着我……就这样看着……看着…………「那个, 有什么事吗」虽然对方是个大美人但是被人这样面无表情的盯着看, 我心里也有点发毛啊特别是对方还提着剑。 「嫣然谨听主人吩咐。 」女孩依然没有表情,只是微微低下了头,做出顺从的动作。 「哈我怎么就成了你的主人了」我有点惊讶的看着女孩嫣然, 虽然我是个捡尸炼尸的混蛋但我也是还有原则的。 不是尸体我不会动手,像是那两只小萝莉也是有着作恶多端这个前提我才让师傅下手的。 大大滴良民哦!以前这孩子绝对不会是尸体。 「主人忘了吗也对,毕竟我不是什么大人物。 请问需要我解释吗」女孩轻轻一笑,但我看的出那笑容下的空洞虚无。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天,大雨倾盆。 我握着断剑,倚着墙。 看着自己身上已经是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可以看见骨头,有的已经直接贯穿了我。 左半边的乳房更是被残忍挖开,甚至可以看见跳动的心脏。 「真是狼狈啊。 」自嘲了一句,我无力再维持意识了。 雨水混合着血水从身上留下,可是都这样了大脑还没有拒绝思考, 不愧是……还没有想完我的意识终于陷入了黑暗。 最后听到的,是门打开的声音。 我已经,到头了吗……「恩不认识的天花板。 」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如果不是第二天早上, 那就是「又穿越了吗」我抱着复杂的心情笑了笑 刚想起身。 「嘶~」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全身上下无处不痛, 撕心裂肺。 「你的伤并没有好,倒不如说能活着已经是应该奇迹了。 」没办法起身,我转过眼,看见一个男人正抚摸着一把断剑, 摇了摇了又点了点头。 男人长得很平凡「不是帅哥也不是老头啊。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不过算了, 毕竟你脑门上也有三处剑伤。 」他摆了摆,把视缐移到我身上「如果我没看错, 你当时全身经脉被毁心脏一刀两断,肺里全是水。 各种器官或移位或破碎,连脑子都被砍了三下。 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捡的是被人玩坏的碎尸, 可你确实还活着。 不亏是天地玄体啊。 」「什么狗屁身体。 」我轻哼了一声,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最后。 从房间的摆设来看,对方应该是个炼器师吧。 我们就这样没有了语言。 半响,我问道 「能修好么」「可以是可以, 但我并不建议。 一来修筑的材料足以再打一把,二来,这剑已经输了。 是的,输的不仅是你,还有剑。 它在最后一刻完全被另一把剑的剑势完全击败, 失了锐气的剑我就是给你修好了,也无甚大用。 三来,你的剑心亦被对方的剑意撕开,我就是把这把剑原样修成, 对你也不一样了……」「哼。 」反正我也只是为了找两个话题,对男人的回答不是很在意。 「从你之前的反应,还有你的身体,以及这把剑。 你是穿越者吗」男人问道。 「是啊,你也是」「不,我是原住民。 给我讲讲你的事吧,我挺好奇的。 」「我的事」我闭上眼睛,笑了笑「我也没有什么好讲的, 以前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后来一个什么狗屁神把我弄了过来。 一开始还挺风光的啊,天之骄女,天才。 哼哼,结果呢」「你不是第一个。 」半响,男人开口说道「现在这世界谁也说不好, 穿越者大部分混得也不怎么样像你一样的也有不少。 不信我可以给你看几件我的珍品,都是那些被杀人越货的穿越者的。 」「杀了我吧。 」话题什么的聊到这就好了,反正一开始也就只是不行上路前太孤单。 「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机会之前那神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我说的不是重新开始的机会, 是复仇的机会。 这把剑并不是凡品,明明能把它砍得如此光滑平整, 甚至连剑气都为其所搓。 但对方却又没能力杀死你,恐怕只是握着把更加好的剑罢了。 那十有八九也是个和穿越者有关的人吧。 而且你是天地玄体,活着对我的利益比死了更大」「……你想怎么做」「我会把你炼成剑奴。 」「代价呢」「你会变成剑奴。 」「……」……「我要报仇,如果还有机会, 就算碎尸万段我也要向那个人报仇!」? ?? ?? ?? ?? ???……………………………………「所以你把他杀掉以后就回来了, 你真的回来了」我目瞪口呆我早就忘记这件事了, 没想到少女还自己跑回来了。 「身材外貌实力武器都回来了,你还跑回来当奴隶你有病吧厌恶世间找个地方自杀就好啦, 我一定会去回收尸体的。 」「哈哈,你真奇怪。 」嫣然捂嘴笑了起来「连皇帝都千方百计想要得到我, 你却把我推开。 」「……我弱弱的问一句,你杀的不会是皇帝吧……」「没错哦, 反正没有那套魔甲要杀要剐还不是随我心意。 」嫣然眨了眨眼睛,用回忆的语气说到「真的是个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啊, 我不过做做样子就以为我没有反抗能力, 乖乖脱了魔甲想侵犯我。 然后我慢慢引诱他,等到他完全到了兴头上, 放下戒心的那一刻……」虽然没有继续往下说 但大致猜得出来了啊。 「如果我刚才兴奋的冲上去什么的……」我有点担心的问道「你会被我切成碎片哦~」「啊啊啊, 这不是完全黑化了么所以你还想要我干嘛啊不要让我后悔啊, 我这辈子的第一次会交代在这吗」「我只是回来报恩的。 」嫣然说着,把手指头上的戒指脱了下来,递给我。 「那家伙有不少藏品,现在都归你了。 其实如果你一开始的代价是让我变成你的奴隶的话, 我也会照做的哦。 哦对了,皇帝虽然是个败类,但他死了以后这国家马上就会被攻击了吧, 你还是赶紧跑比较好哦。 」怎么办,人生第一次有点后悔自己做的决定……。

上一篇:玉奴记 下一篇:决斗